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分享资讯网美容 → 回顾70年代初香港粤语歌/黄志华

回顾70年代初香港粤语歌/黄志华

www.zgfxnews.net 来源:大公网 发布时间:13-02-19 13:33:28

七十年代初的香港,台湾的国语时代曲无疑非常流行,可是同期间的粤语流行曲并不是“寸草不生”,来自星马的郑锦昌、丽莎等粤语歌手的《禅院钟声》、《唐山大兄》、《相思泪》,在香港都曾经十分流行,没有让国语时代曲在香港的中文歌曲市场中独大。只……

□流行文化的一般历史叙述,往往以点为线,试图通过个别历史人物及作品,去概述某段历史发展。当初,也许只为简单方便,并靠印象为之。後来的人深信不疑,因袭相从,鲜有细加考察鉴别者,於是有关的历史叙述便逐渐成为“定论”,继而成为大家的“常识”。但正如有学者所指出的∶“历史藏於纸墨之间,时间越久越模糊难辨,越容易让错觉与误会成为主导舆论的解读方式。”换句话说,有不少历史“常识”,其实是混入不少错觉与误会的,也可以说是带有偏见的。

歌曲流行於“无知无觉”间

香港粤语流行曲的发展历史中,便有不少这种“常识”。一九八八年,香港电台为了纪念“十大中文金曲”举办十周年而出版《金曲十年》特刊,其中有倪秉郎访问许冠杰与顾嘉辉的长文,它的引言说∶“七十年代初期,台湾的国语歌曲,势如破竹,进占它的一个邻近区域─香港┅┅那个年代,正是本港乐坛最无知、无觉的年代;我们几乎忘记了自己的方言─广东话、粤语┅┅谁用行动证明我们的方言也可以谱成许多隽永的歌曲?谁率先走向严谨的创作或制作粤语时代曲?就是那麽巧合。一九七四年的《啼笑因缘》大碟、一九七四年的《鬼马双星》大碟,这居然就是两张划时代的巨献,冲锋陷阵似的在国语时代曲中稳占一席位。当年的这两张唱片在乐坛上叱吒风云,成为乐坛中流砥柱,亦成为乐坛历史上的分水岭┅┅”再後来,人们更爱说∶一九七四年以前香港没有粤语流行曲,及至无线剧集歌曲《啼笑因缘》和电影歌曲《鬼马双星》横空出世,粤语流行曲也就此诞生,这种说法後来就成为主流观点,也成为“常识”。

一九七四年《啼笑因缘》和《鬼马双星》两首歌曲诞生之前的两、三年,香港的流行乐坛真是“无知、无觉”?忘记了自己的方言?笔者相信,其实是那些一直看不起粤语流行曲的歌迷“无知、无觉”,而不是香港乐坛中人“无知、无觉”,事实上也正是这批数量不少的歌迷的“无知、无觉”,有意无意间制造出“一九七四年以前香港没有粤语流行曲”的“常识”。

《悲秋风》原唱者乃郑少秋

七十年代初的香港,台湾的国语时代曲无疑非常流行,可是同期间的粤语流行曲并不是“寸草不生”,来自星马的郑锦昌、丽莎等粤语歌手的《禅院钟声》、《唐山大兄》、《相思泪》,在香港都曾经十分流行,没有让国语时代曲在香港的中文歌曲市场中独大。只是,这种粤语流行曲对於眼中只看得起欧西流行曲或国语时代曲的歌迷而言,是绝对入不了耳的,何况郑、丽二人还是外来歌手,因此这些歌迷也就“无知、无觉”起来。如果换个说法,就是说,很多歌迷不愿意跟这类粤语流行曲作身份认同,感到听这种歌有失身份。

而今要是仔细看看这段被“无知、无觉”的历史,会发觉其时有些唱片公司已经在努力尝试,在种种掣肘之下制作粤语流行曲唱片。比如说,郑少秋是早在一九七一年的时候,便已出版了他的首张粤语流行曲个人大碟《爱人结婚了》,而由苏翁填词的标题歌曲《爱人结婚了》,也薄具知名度。唱片中另有一首也是苏翁填词的《秋风吹谢了春红》,一两年後易名《悲秋风》,曾经流行一时,而且重唱者众,人们几乎不知道原唱者是郑少秋。《爱人结婚了》推出後的翌年,秋官也曾推出过两张粤语流行曲个人大碟。

一九七二年四月十四日,许冠文许冠杰兄弟合作的无线综合节目《双星报喜》推出全新的第二辑,许冠杰并在这全新一辑的第一集内,演唱了一首全新创作的粤语歌曲《就此模样》。听到这首歌,个别的“无知、无觉”歌迷像是恢复了一点感觉,但大部分歌迷还是在“无知、无觉”之中!因此,《就此模样》很快就被遗忘了,直至两年後许冠杰在电影《鬼马双星》的附加短片“阿sam的九分钟”内再演绎此曲,并易名《铁塔凌云》,人们才重新注意起这首歌曲来。

顾嘉辉西调写《烟雨蒙蒙》

一九七三年三月,无线改革节目,把晚上七点至七点半时段的“一三五剧场”(即该时段的剧集只在周一、周三、周五播出),改为一周连播五晚的“翡翠剧场”,且是全彩色制作。“翡翠剧场”推出的第一个剧集是郑少秋主演的《烟雨蒙蒙》,第一集在三月十九日播映。这部《烟雨蒙蒙》剧集,还有一个第一,就是无线第一部剧集采用粤语唱的主题曲,由顾嘉辉作曲,苏翁填词,郑少秋主唱。现在一般认为无线第一首用粤语唱的剧集主题曲是《啼笑因缘》,乃是一项错得很的“常识”。据《烟雨蒙蒙》一剧的编导梁天年前对笔者所说的,这“第一首粤语唱的剧集歌曲”,是他积极向公司争取回来的,而公司允许的条件是∶搞主题曲的费用免问,必须自行解决。

重听回《烟雨蒙蒙》的主题曲,但觉顾嘉辉十分勇敢,曲调写得很西化,还施以大二度的转调,比起他一年後写的《啼笑因缘》,前卫得多。但看来却是走得太前,加上大部分歌迷仍在“无知、无觉”之中,所以《烟雨蒙蒙》的主题曲当时并没有掀起热潮。再说,录有《烟雨蒙蒙》主题曲的唱片,这一年的七月才上市,而唱片公司虽把《烟雨蒙蒙》作为这次郑少秋大碟的标题,却没有说明是电视剧主题曲,颇是莫名其妙。此外,笔者细察过这一年各个电台的节目表(当年是有详细公布节目中的播歌名单的),发觉直到是年的十二月初,才见到香港电台播出过这首《烟雨蒙蒙》。各方面似乎都欠点配合,成不了热潮,看来也是很自然的事。

在一九七三年的时候,除了《烟雨蒙蒙》,有一首同是由苏翁填词的本地制作的粤语流行曲是不可不提的,那就是《分飞燕》(这并非原名),它比《烟雨蒙蒙》流行得多了,它的流行程度也绝对不逊於後来的《啼笑因缘》主题曲,只因为它并非原创,曲调又带浓浓的粤曲韵味,被某批歌迷“无知、无觉”了,甚至连“振兴粤语歌”的“功劳”都被认为不配享有。

陈浩德黄启光充满斗志

《分飞燕》最先灌录於甄秀仪的个人大碟《一切太美妙》内,当时的歌名是《嘱咐话儿莫厌烦》,而这个版本是甄秀仪与陈浩德合唱的。陈浩德当时是刚出道,仅二十岁左右,除了跟前辈甄秀仪合唱了这一曲,也另外灌了一张个人唱片《百花亭》,碟中还重唱了郑少秋的《秋风吹谢了春红》,使这首歌曲开始受到更多的注意。据陈浩德的忆述,是制作人黄启光鼓励他灌唱粤语流行曲唱片的。黄启光那时已很希望能够将粤语歌普及,因为眼见香港绝大部分人是广东人,而推动音乐的原动力,基本上便是年轻人,他见到陈浩德等一群年轻人对音乐兴趣浓厚,常常一起练歌及研究音乐,斗志不错,便把他们组合起来,尝试制作粤语流行曲唱片。

由於《分飞燕》及《秋风吹谢了春红》的带动,一九七三年的香港流行乐坛已开始关注起粤语流行曲来。比如笔者发觉,在这一年的年中,徐小凤便曾在唱片中灌唱过若干粤语流行曲如《劲草娇花》、《痴情泪》(都是六十年代商台的广播剧歌曲)等。其後,不少歌手都争相重新灌唱《分飞燕》和《秋风吹谢了春红》,并把後者的名字改为《悲秋风》。

一九七四年三月一日,报上的消息指出,台湾歌手陈和美,跟某本港的华资唱片公司签约,还自愿灌制粤语时代曲唱片。这日子,距无线《啼笑因缘》剧集启播还要早十天。相信,是陈和美感到粤语流行曲的热潮将会大盛,想乘坐“头班车”或“早班车”。

後来者《啼笑因缘》掀巨潮

至於《啼笑因缘》剧集启播及其後它的主题曲掀起巨潮,那已不需多作赘言。不过,许冠杰的《鬼马双星》,却是六、七个月之後才面世,让仙杜拉的《啼笑因缘》在这段日子尽占风光。事实上,就在《鬼马双星》面世前的这几个月,粤语流行曲已经风起云涌,炙手可热。比如擅唱国语歌的奚秀兰,也不得不在她的丽的电视节目《秀兰歌声处处闻》内献唱粤语歌如《银塘吐艳》(即《荷花香》)和《帝女花》。无线也不曾落後,璁期中的一个音乐节目《载歌载舞》之“羊城晚唱”,全是唱粤语流行曲,计有《恨悠悠》、《荷花香》、《郎是春风吹花开》、《秋声惹恨》等,歌者有冯素波、郑少秋、冼剑丽、梁天。此外,原本以唱国语时代曲为主的刘凤屏,则在一九七四年年中一口气灌录了两张粤语流行曲大碟,标题为《怎了相思帐/明月诉情》、《我对他真心/分飞燕》。

电影《鬼马双星》是在七四年七月初开镜的,而同一个月的月中,许冠杰主演的《绰头状元》公映。这是国语片,但一心想捧一下许冠杰的罗维导演,却肯让他在片中大展歌喉,近十分钟的时间中,许冠杰唱了四首歌,包括粤语歌《一水隔天涯》与国语时代曲《爱你三百六十年》的恶搞版(黄沾改词),以及汤锺士、猫王皮礼士利的英文歌。许冠杰曾对记者说,《绰头状元》之中,最满意而又惹笑效果最好的,就是这场唱歌戏。也许,正是这场唱歌戏的启发,加上眼见粤语流行曲已风起云涌,许氏兄弟拍制《鬼马双星》,便决定也加入唱歌的元素,而且超乎意料的成功!

约略重温了《鬼马双星》和《啼笑因缘》两首歌曲诞生之前的两三年间的粤语流行曲发展历程,我们至少知道,粤语流行曲并不是突然从石头爆出来之後就立刻横扫天下的,而是早有一些先行者前仆後继,开拓出可喜的新形势,尤其是《分飞燕》一曲,它的填词人苏翁曾认为它是“石破天惊地震撼整个乐坛,大家都不再用低级两个字去形容粤语曲了”。虽然,苏翁这说法不大获主流观点认许,但不要忘记主流观点往往是带有偏见,对某些事情“无知、无觉”。

相关新闻
热门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