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分享资讯网综合 → 吴亮的80年代私人记忆

吴亮的80年代私人记忆

www.zgfxnews.net 来源:搜狐 发布时间:12-09-28 17:09:31

商务印书馆出版)是上海评论家吴亮的最新回忆录,是吴亮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工作、生活的记忆,也是他与王安忆、顾城、孙甘露等文艺界同行们交往的故事,更是他亲身经历的私人记忆“这是一种"微观历史",一种用不可靠的个人记忆来对抗"大词历史"的……

《夭折的记忆》(商务印书馆出版)是上海评论家吴亮的最新回忆录,是吴亮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工作、生活的记忆,也是他与王安忆、顾城、孙甘露等文艺界同行们交往的故事,更是他亲身经历的私人记忆“这是一种"微观历史",一种用不可靠的个人记忆来对抗"大词历史"的尝试。”

一九八九年岁末

我对文学批评丧失了热情

至今令我不解的是

那时候我已经开始考虑写回忆录了

我的第一本类似回忆录的小册子叫《往事与梦想》

一本关于阅读和写作的随笔

紧随其后的是《城市伊甸园:漫游者的行踪》

这一年十二月特别寒冷

我每天写作到深夜甚至第二天黎明

那时上海没有夜生活

晚上十点以后全城一片漆黑

只有云南路有两三家小饭馆通宵营业

在那里我消磨了许多个不眠之夜

一壶温热的花雕加半斤醉虾最后来一碗菜汤面

花销不超过十二元!

等我跨上自行车回家时

天空已经蒙蒙亮了

除了扫街者和有气无力的水银街灯

只有湿冷的寒风从我耳边拂过

2006.6.7.19:12一次北京西苑宾馆的一个房间黄子平和我在背后议论某位批评家的修辞风格

我说,他常常使用“我们一向认为”、“我们历来主张”

黄子平说,他肯定非常亢奋,边写边拍大腿

我说,他还频繁作总结,喜欢用“毫无疑问”、“由此可见”、“总而言之”作为一个段落的开头

黄子平说,他的大腿要被他拍红了

2006.6.14,15:18一次在杭州阿城喝醉了抱住酒楼的一根圆柱打转吐了满地许多人去搀扶他我听见阿城大着舌头说黄酒这东西,顺口!

2006.6.15,3:35一九八七年在香港中文大学我听了一次顾城的演讲关于诗他声音轻柔

眼睛里看到的仿佛是另外一群听众

后来我们坐车去山顶玩谢烨与他寸步不离顾城对我说香港太吵

2006.6.15,3:48一次在华师大开完会

松松垮垮一群人穿过校园找地儿吃饭

途中有一位回头打量诸位

他说共有五个姓“吴”的混杂在队伍中间

吴彬,吴方,吴炫,吴俊,吴亮

五个人只用了十个字

2006.6.16.17:04一次

我和李庆西、孙良、文敏还有吴俊去天目山想不起是二月还是三月只记得山顶有积雪没有暖气夜里我们集中在一个房间蜷缩在冰凉的棉被里靠抽烟喝茶说恐怖故事取暖

中间我们谁都没在意吴俊失踪了十分钟后来他溜进了屋子说你们继续你们继续迅速钻进他自己的被窝像个孩子般舒适地伸出脑袋

后来忘了谁去洗手间拿热水瓶为大家茶杯续水才发觉热水只剩下一瓶其余几瓶已被吴俊泡脚用去这时候

相关新闻
热门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