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订阅本站
分享资讯网综合 → 上海 1970年代过年记

上海 1970年代过年记

www.zgfxnews.net 来源:新浪 发布时间:13-02-03 15:04:29

做娘的反复叮嘱的结果。买菜是头等大事,菜场经常隔夜排队,踮脚看仔细,抢先排队,快速反应,是浸入血液的基因。十三、四岁的弄堂少女,年纪轻,眼睛亮,脑子好,手脚快,能说会道,是排队快手。接下来急急赶到的,就是一般的弄堂大阿姨,小阿嫂,大……

积攒全年的西瓜子,南瓜子,到小年夜这天,炒了起来,当时有“糖精”、“奶油香精”卖,不凭票,只要倒少许,炒锅里香气四缭。

1970年代春节将至,上海弄堂普通小姑娘就开始忙,帮娘粉刷房间,买块生石灰泡开,放进一只煤球,石灰水更白。拖地板,揩玻璃窗,鸡毛掸子四面清洁一番,心满意足,这个阶段,最至关要紧,时刻警惕的大事,是与邻居小姊妹,到小菜场兜圈子。

接近黄昏,小卡车一停,卸下来的货色是橡皮鱼,马交鱼,小黄鱼,青砧鱼,裤腰带一样的小带鱼,大家就回去,吃饭汏脚睏觉。如发觉是大黄鱼,车扁鱼(鲳鱼),或者“阔板”带鱼,眼里一瞥多少数量,立刻奔到鱼摊位,快速占位置,小姊妹捡几块砖头,立刻摆到水泥地上,这一组动作,是年年月月,做娘的反复叮嘱的结果。买菜是头等大事,菜场经常隔夜排队,踮脚看仔细,抢先排队,快速反应,是浸入血液的基因。十三、四岁的弄堂少女,年纪轻,眼睛亮,脑子好,手脚快,能说会道,是排队快手。接下来急急赶到的,就是一般的弄堂大阿姨,小阿嫂,大脚老太婆,小脚老太婆,叽叽喳喳立成一排,脚底下的砖头,蒲包,竹篮,破破烂烂摆成一长排,这是日常生活的智慧游戏,改日开秤的鱼品,如相当紧俏,砖头,篮头等等要用稻草绳缚牢,一长串固定下来,防备有人插档调包。

天色逐渐变暗,吃夜饭阶段派人值班,守卫脚底这一排名堂,一小时或两小时接班,轮流值夜,不可以丝毫懈怠,大家心里一本账,好鱼好肉买到手,不是凭一张“春节供应票”,就可以办到的,做人要日夜颠倒,眼睛看,嘴巴吵,用力气去轧。1970年代上海,4人家庭,发“小户票”,5人以上“大户票”,这种票证,花花绿绿,印有红灯笼,四个红字“欢度春节”,或者“勤俭过节,反对浪费”,票子到手,参加集体排队,理所应当,做人要有责任心,一条弄堂的邻居,脾气全部懂,人人不可以偷懒,因此半夜里,一定有人裹了棉大衣,前来接班。

每户一张春节“家禽票’,论只计算,可以买鸡、鸭,最好买到一只鹅,因为分量重,这就要消息灵通,当然通宵排队,到手之后,再赶到全市少有的几个菜场,设有“代客烤鹅”服务,再排队,一般是写“号头”,每人肩膀上写一个粉笔数目字,写到了“号头”,心里就满足了,定心了,反正时间不用钞票去买,有得是。

鸡蛋也紧张,但春节另有“冰蛋”供应,即冻成小方块的蛋浆,同样凭票,但分量多一点,过春节,小姑娘明白,也就是用一只铁勺子,一块猪油,帮娘做蛋饺,买“冰蛋”实惠。

一条弄堂的邻居,对于春节的准备,有高下之分。有一邻居,家中三姐妹,手脚伶俐,帮娘准备年货,样样尽善尽美,蛋饺,线粉,肉圆,鸡鸭鱼鹅,积攒全年的西瓜子,南瓜子,到小年夜这天,炒了起来,当时有“糖精”、“奶油香精”卖,不凭票,只要倒少许,炒锅里香气四缭。这户人家的春节风景,总是全弄堂最好,做娘的实在有面子。

但有一年,这户人家买到一件咸猪头,挂于走廊里,不曾料到小年夜一早,发觉猪鼻与猪耳朵,让人悉数割去。上海人讲的“鼻聪”、“顺风”让人偷了,少了最重要的部分,猪头已经不像,尤其对完美主义的家庭来讲,实在是胸闷。三十年的邻居隔壁,就此生出猜疑心,直到2000年拆迁,大家还是搞不明白,到底是啥人做了这种恶阴事体。

相关新闻
热门转载